第二百五十七章 望你把握住机会(一更)

作品:《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汉子们稀奇啊。

    主要拢共才十四户人家,就有八家老娘在里头。

    想看看老娘在里头,都干啥呢,整的还挺像回事似的呢,人家还发头巾子。

    做蛋糕的头巾子是像大帽子似的,头发都包在里面,是白色带浅绿色的花,你瞅瞅,一个个都分到手里了。

    像他们老娘的头巾子,是粉色花,里面缝棉的,免得出去送货冻耳朵。嗳呦,瞧瞧,一个个也拿到手里,正稀罕地摸呢。

    “谁呀,别挤我。”郭老二冲后面啧一声。

    王忠玉在七八个男人身后跳跃着道:“给我也倒个地方,我么都瞧不见。”

    宋福喜也不做木工活了,小侄女着急要的那种圆桌等会儿再说吧,先瞅瞅老娘和俩闺女,他也跟在王忠玉身后伸脖子翘脚看。

    外面可不止男人们在看热闹,要知道女人们才是最爱议论八卦的主要群体。

    不过,她们凑不上前,人家那蛋糕房里也不让进,就只能十个八个围成一圈,手里忙的活计不停,嘴上也不歇着,一个个都在小声讨论李秀。

    这里面,此刻最膈应李秀的就是朱氏。

    她就纳闷了,老娘连李秀那样的都让进,为么就不让她参与。

    大嫂在里面,俩闺女也在里面,合着就她不行是吧?

    不满意,朱氏也不敢暴露心理,怕传到马老太耳朵里没好果子吃,更怕挨揍。

    妇女们此时都在说,李秀刚才磕的那几个响头,磕的她们在一旁听着头都疼。

    关键是,人家马老娘不让她跪,让她麻溜跟着去烤炉房开会,她却非跪下,还让大伙给见证,说这辈子要是忘本,大伙就可以给她撵走。

    李秀家儿子小宝子,才多大点呀,弄得也跑过来哭着噗通一跪,跪在雪里,抱着马大娘的腿,给马老娘都气着了,说你要再这样,不用你了,你别给我整这一套感谢,本分干活比什么不强。

    就因为这样,他们大伙才晓得,马老太竟然接受李秀进烤炉房,不是出去卖点心,是做点心呀。

    没错,马老太考虑再三,决定给李秀一个机会。

    关于李秀、赵富贵、春花、春花娘,包括赵婆子硬是给儿子的原配媳妇撵走,非要留下李秀给赵家传宗接代,李秀真就有大错吗?李秀那时候为活命只想有个落脚点,换谁可能都选对自己好的。错误更大的是不是赵婆子?春花是不是更应该恨她奶?赵富贵也被女儿搅合的,吃着盆里的惦记锅里的,李秀也就更恨春花。

    这中间的种种对错,马老太认为,都和她无关。

    对啊错啊,真就不是一个人造成的,通过这方面定人品,还真没法定。

    也就是说,使得马老太决定用不用李秀,无关那些,而是她有了恻隐之心。

    她也是年纪轻轻拉拔孩子,她那时候也是不想再找男人了,即使自个带孩子们过日子会很辛苦,那也不想让自个的孩子有后爹,然后还得去给新找的男人生孩子。

    老太太首先是出于这点考虑,她才对李秀说:“你要是真有志气,就想一个人把孩子带好,不想再走一家了,给娃将来带成才将来娶妻,我就拉拔你一把。”

    老太太说完这话后,当时心里还想着:你说她怎么就没这种好命,当年怎么就没人拉她一把。

    第二点,马老太也是考虑到实际情况,准确地讲,是想帮她三儿解决难题。

    因为那天李秀自个分析的话,确实是想在了前面。

    要是赶明开春盖房,或者种地挣工分,反正是只要集体出资,家家户户都得拿出来一部分钱,李秀真够呛拿得出。

    就拿上次按工分分钱举例。

    一大家子加在一起,基本十四户人家每户都能平均分得差不多四五两银钱,李秀,马老太心算了下,也就是半两多,不能再多了,就她一人干活呀,还拿的是女人的四工分。

    长此以往下去,几个月下来到了开春要盖房,李秀掏不出银钱,而且这十四户家,谁家也不可能让一个年轻女人带着孩子住自个家,哪怕偏房仓房也不行,没那么过日子的。

    大伙更不可能帮李秀白盖房,帮分担这钱。

    盖不起,搬不进去,你说大伙眼瞅着吧,到时候就给李秀一个女人带着两岁孩子扔在这要倒塌的小屋,哪哪都不安全,于心不忍。也就是说,帮扶一把不是,不帮扶也不是。

    除非李秀自个挣钱,不拖后腿。

    马老太就想着,她眼下只卖个小蛋糕,还没管理上几个人呢,就难处很多,更何况是她三儿呢,管那么多人,她能帮着解决一个难题就解决一个吧。

    虽说大伙的难题,并不是她三儿子的义务,但是已经当头目了,还是要尽力做好。

    因为咱不冲大伙别的,什么人多帮着挣银钱多啥的,咱冲的是,一路上,两次,大伙先保她儿子。

    幽州城,大家集资让宋福生不当军户,马老太其实比宋福生还记着这情,只是她不说罢了。还有武泉县,和人起争执,关键时刻,大伙又是保她儿子。

    所以,第二点,马老太纯是为了宋福生,别将来因为李秀再犯难,不想让她儿子因为这些无关紧要的犯愁。

    第三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

    马老太对李秀说,她更是冲宝子。

    因为孩子摊上咱这种寡母,活着也累。

    就像她的福财、福喜,和她的福生。

    当年小小年纪,大儿福财就知道要跟她下地干活,要当家里的顶梁柱,福喜帮她挑水砍柴,银凤当姑娘那阵就去各村给人做饭,挣三五个铜板,从会拿针开始,就接过了给弟弟们缝缝补补的活。

    她的福生,活着更累。

    那时候,别人家小子只要好好读书就中,念好了,吃喝拉撒恨不得家里都给安排的明明白白的,她儿子,尤其是那年,瘦的皮包骨,在外抄书挣钱往家买粮。

    她三儿可是书生啊,书生之间,她虽是个农妇不懂,但是也明白儿子在同窗眼里会是寒酸的,指定会有瞧不起她儿的。

    所以马老太认为,她不是在给李秀机会,是在给宝子机会。

    她对李秀说,如果我是你,年轻的时候,我有你这种机会,我会寻思着,我眼下挺不起腰板,或许一辈子都要弯腰过活,但我不怕,我为的是让我儿,将来能挺起腰板。

    就是这个话,让李秀哭成了泪人,不让跪也非要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