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九章  北冥有沉香

作品:《道听

    陷入了困境的石破天此时最为担忧的不是自己的处境而是身后远处的少主姬歌。

    在自己眼中自己可以死,哪怕是死的这般窝囊可是姬歌却不能。

    大哥还在福地之中等着他回去。

    所以自从自己命令墨渊将少主带离这里后自己便一直分神注意着身后的动静。

    因为距离远,所以他没有注意到姬歌的异样,所以当他看到墨渊联手那个巫族之人楚玉河一齐对少主出手时他勃然大怒。

    怎么?你墨渊是打算叛出福地了不成?

    只不过在他因为满腔怒火而稍不留神后,等到他再注意到后身时,便看到本已经是力竭的少主已经手拎着那昏厥不省人事的墨渊了。

    而且看楚玉河的模样,好像还对其极为的恭敬,好像是怕极了身前的姬歌。

    此时的石破天哪怕是是个傻子也能够想明白过来在姬歌的身上肯定发生了不为人知的变化。

    不然怎么可能就将已是造化境的墨渊只手在转瞬间给弄昏了过去。

    而就在石破天的分神间,那白衣姬歌已然站在了自己身旁。

    不然如此,他还将一只手随意搭在肩上自己肩膀之上,还顺带说了一句闹够了吗?

    石破天狐疑不解,少主这是对自己说的还是对无名说的?

    但就在霎那间自己也察觉到了一旁姬歌身上的异样。

    虽然此时姬歌身上的气息与之之前完全是判若两人,但自己却对那股气息感到极为的熟悉。

    如同两人在一起相处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老朋友。

    但石破天却始终想不出这人是谁了。

    “你是谁?”石破天出声问道。

    虽然没有认出姬歌体内那人是谁,可是他带给自己的却是一股亲切,就如同此时站在自己身边的不是少主而是大哥姬青云。

    “我你都认不出来了?”沉香剑灵神色漠然的脸上眉头一挑,戏谑笑道:“难道当年不是你这个小子连一把剑都拔不开握不住?”

    听到姬歌这话的石破天怔怔出神,而后他原本狐疑又盛怒的脸上突兀间露出一抹拨得云开见月明的灿烂笑容。

    若是说这位淬体八重的练体出神武夫在生平中如他所说还有哪把青锋拔不出握不住的话,也就只有那把了。

    北冥之海。黑剑沉香。

    看到石破天脸上露出的恍然神色,沉香剑灵及时出声制止他说道:“心里明白就好了,说出来便没有了意思。”

    “前辈。”在知晓了眼前姬歌的真正身份,石破天自然改口这般称呼他说道。

    “煽情的话就不用说了,我一直都不爱听。”沉香剑灵按在他肩膀上的右手微微用力。

    “没想到在这巫域之中都能碰上半人半鬼的家伙,真是不知道巫族之人是干什么吃的。”沉香剑灵脸色凌若面霜,嗓音不复之前的那般温醇,而是冰冷漠然。

    “没想到到头来姬歌这副皮囊竟然被你给夺舍了。”无名也是察觉到了姬歌异样,看向他那双漆黑如黑渊吞噬了所有光亮的双眼,阴恻恻地说道。

    本来这是他中意的一副身躯,年轻而又健硕的肉身,最重要的是他是姬青云的儿子。

    他很想看当自己夺舍了他儿子的身躯站在他面前的那一瞬间,并对着他毫不留情地刺出一剑时他脸上的悲怆痛苦的神色。

    可没想到自己到头来给他人做了嫁衣,紧要时刻被他人抢了先。

    至于石破天对那人的称呼态度沉浸在自己思绪之中的无名并没有看到。

    所以在接下来的尚且没有半盏茶的时间内,就让他吃尽了苦头。

    当然并不是因为无名对石破天的作为让沉香剑灵雷霆震怒,中了别人的诡计只能怪自己的心机城府没别人的深,即便是有翻天之力头脑简单依旧会死。

    让沉香剑灵盛怒的是无名的那句夺舍。

    恐怕无名到死都不会知道自己随口说出的一句话就让自己踏上了黄泉路。

    当初沉香剑灵第一次掌控姬歌地这副身躯之时,被当时的水神共工调侃了一句,结果两人便是不死不休的境地。

    今日这句话又重新被无名提起,果然是抢着投胎去啊。

    果不其然,在听到无名的这句话后,沉香剑灵的眉头微皱,然后便一把抓住了石破天那条陷入无名身躯内无法自拔的手臂。

    “前辈。”石破天感受到那只干

    (本章未完,请翻页)

    净手掌上传来的磅礴大力,脸色有些难看。

    他相信,若是只比拼力气,向来不服输的自己都要在他面前甘拜下风。

    “闭嘴。”沉香剑灵冷声说道。

    紧接着他嘴唇翕动,一股磅礴凌厉剑意自姬歌体内荡漾而出,随后冲霄而起,以一股决然之势震撼于众人心头。

    虚空在这股如同江渎之水倾泻而出奔涌剑意之下层层断裂,显露出来的那段虚空长河静竟然被剑意给生生截断开来,出现了长河断流。

    而后那股使得天地变色的剑意就这般攀附在了石破天的手臂上。

    幽黑之色的剑气让无名不敢直视,仿若只要看一眼就会被拉去无尽的黑渊当中。

    无名脸色惊变,他心中有一股预感,若是自己再不脱离肉身,恐怕自己的魂魄就会被这道剑气斩断开来。

    此时他的魂体已经脱离了大半,只要自己魂体能够安然无恙的脱离出来,届时灵爆自己的肉身身躯,在场之人都难逃一死。

    “咻。”

    终于无名的近乎透明色的魂体从他身躯内脱离出来。

    “桀桀,你们都去死吧。”无名大声诡笑道。

    “聒噪!”沉香剑灵脸若冰霜。

    他能够看到石破天深陷入无名体内的手臂是被千丝万缕的灰黑色丝线给紧紧缠绕住。

    只怕那是无名在此之前便已经炼化出来的保命手段。

    所以短时间内即便是淬体八重楼的石破天都挣脱不开。

    只不过沉香剑灵素来就是天高地阔我只有一剑,而这一剑则是可斩乱麻,可破万法。

    紧接着无尽剑意延顺着石破天的手臂轻而易举地刺入无名的鼓掌的身躯内。

    凌厉森寒的剑气在无名体内肆虐开来,将他的心脉脏腑尽数摧残殆尽。

    所以此时无名的魂魄即便是重新回到这副身躯内也是必死。

    而后那些剑气凝聚化作一条剑气长龙将缠绕在石破天手臂上的灰黑色丝线尽数斩断。

    最后他将石破天的手臂自无名手中迅速抽出。

    “退后。”沉香剑灵命令道。

    “前辈,我要亲手宰了这个家伙。”石破天心有不甘地说道。

    “滚!”一字包含着无尽盛怒的话语自他口中吐出。

    这个素来不服天不服地的黝黑大汉吓得脸色一变,额头上冷汗直冒,抱着自己的手臂连连点头称是,随后身形迅速向后暴退。

    石破天临走之前还不忘忧心忡忡地说一句,“前辈你要小心啊。”

    “你究竟是谁?”无名看到此人竟然轻而易举斩断自己的本命神通,救出石破天,怒声吼道。

    自己的精心布局竟然因为此人的出现而被毁于一旦,他怎么能够甘心!

    “我是你他妈的黄泉引路人。”沉香剑灵忍不住破口大骂道。

    随后他右脚猛然一踏虚空,轻喝一声,“破。”

    这一声就是言出法随,无名因为体内灵气过盛而不断鼓掌的身躯上霎那间出现了上百道半寸之宽的剑痕。

    那些狂暴的灵力透过那这剑痕自无名的无主身躯中逃窜了出来。

    随后在短短的几息后无名原本鼓胀的身躯便彻底的干瘪了下来。

    在他身上,上百道剑痕伤口处都有殷红鲜血流出,他脸上的十几道剑伤更是毁去了他的容貌。

    最后一条剑气长龙自他胸口处飞了出来,留下的是一个黑黝黝且血流不止的伤口。

    看到这一幕的无名魂魄朝着远处疾掠而去,想要逃离此人。

    “你跑的掉吗?”沉香剑灵冷哼一声,右手一指,那条剑气长龙便张牙舞爪地朝着逃遁远去的无名魂魄呼啸而去。

    最终天幕之下有一道凄厉无比的惨叫声响彻开来。

    在听到这声惨叫后,远处的石破天连同楚玉河的心中才松了一口气。

    无名已经身死道消,那他之前所设下的天地禁制也瞬间崩裂开来,源源不断的灵气又重新奔涌汇聚入这片天地。

    此时墨渊在听到了那声凄厉惨叫后也惊醒了过来。

    他睁开眼的瞬间竟然看到自己站在了石破天的身前,而且石前辈此时已经明显安然无恙。

    “石前辈,无名他?”墨渊忍不住开口问道。

    “已经死了。”石破天目光炙热地遥望向那道身影,极不在乎地说道。

    (本章未完,请翻页)

    墨渊顺着石前辈的目光看了过去,结果便看向远处的那道白衣身影。

    旋即墨渊神色戒备地说道:“石前辈,小心。”

    石破天转头看了墨渊这个青荫福地的杰出弟子一眼,沉声说道:“墨渊,不得对那位大人无礼。”

    “可是前辈,少主他”墨渊看到了石破天的的目光后欲言又止,将到嘴边的话又给咽了回去。

    “那臭小子没事。”墨渊身旁突兀间响起一道声响。

    不知何时沉香剑灵已经现在了他的身边,与他也不过几尺之隔。

    “只不过暂时沉睡了过去,也亏得他忙里偷闲让我来替他处理这个烂摊子。”说这话时,沉香剑灵一双黑冥双眸看向石破天,应该是似有所指。

    让墨渊感到意外的是,素来不怕天不怕地不敬鬼神的石前辈竟然没有开口反驳,而是如同一个犯了错的孩童,低头怯懦地说道:“晚辈知错了。”

    “嗯。”沉香剑灵点点头,便没有再看他。

    而是把目光又重新落在了墨渊的身上,说道:“虽然我之前是那般说,但不得不说墨老头的眼光还是不错,也不至于老眼昏花错过了你这块美玉。”

    “你”墨渊气地满脸通红,但又想起石前辈的话和此人的手段,又缄口不语。

    “没关系,等回到福地之中大可将我的话原封不动地说给墨老头听,说是他听后还是无动于衷你就再补一句。”

    “你就别再装了。”

    听到这话的石破天强忍住笑意,脸色被憋的通红。

    “好了。现在事情已然结束,都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吧。”沉香剑灵看向一旁一言不发的楚玉河,淡淡说道。

    “前辈。”楚玉河神色恭敬,拱手说道:“今日得蒙前辈相救,晚辈不胜感激。”

    “行了行了,只是举手之劳罢了。”沉香剑灵摆摆手说道。

    “前辈放心,今日之事晚辈不对同任何人提起。”楚玉河信誓旦旦地说道?

    “哦?难道对你身后的那位火神祝融也闭口不谈今日之事?”沉香剑灵嘴角玩味地问道。

    听到这话,楚玉河脸上露出了为难犹豫之色。

    顿时觉得无趣的沉香剑灵负手而立,漠然说道:“尽管如实禀告他便是。”

    “既然我都不怕共工那家伙知晓我的存在了那再加上一个祝融又有何妨。”

    只是这句话就吓得楚玉河身躯颤栗惶恐不安。

    眼前之人轻描淡写般说出的这两个人名可都是位列十二祖巫的大帝人物。

    “鸠占鹊巢”代为掌控身躯的究竟是谁,难道姬歌体内还有一手段通天的另外的魂魄?

    “行了。不用瞎猜了,下去吧。”沉香剑灵的语气之中已经有了一丝丝的不耐烦。

    “要晚辈就先行告退了。”楚玉河闻言赶忙说道。

    沉香剑灵点点头,不再言语。

    今日他话已经说得够多得了,太累了。

    看到楚玉河的身形化作一道流光疾掠而去后,石破天才开口说道:“大人,那这些人该如何处置?”

    此时放眼望去,那些个云燕七零八落地躺在虚空上,昏迷不醒。

    “若是你突生善心将他们叫醒再给他们疗伤我也不反对。”沉香剑灵冷冷地看了石破天一眼,凝声说道。

    “是破天多嘴了。”石破天明白过来他的意思后,赶忙说道。

    “好了。我也该休息休息了。”沉香剑灵伸了个慵懒至极的懒腰,呻吟一声后说道。

    “记住,将姬歌带回到城中的常春客栈,那里还有人等他。”

    “谨遵大人指命。”石破天屈身拱手说道。

    沉香剑灵点点头,缓缓闭阖上了双眸。

    “恭送大人。”

    随后姬歌的身躯一软,瘫倒在地,被眼疾手快的墨渊一把拉起,背在了身后。

    终于是等到了四下无人,墨渊忍不住好奇地问道:“石前辈,刚才那人究竟是谁?”

    石破天看了至今还一头雾水的墨渊,目光深邃意味深长地看了眼在其背后已经沉睡了过去的姬歌,悠悠开口道:“在主上刚刚掌管了青荫福地之上,见他如见主上,见主上也如同见他。”

    “那他究竟是谁?”墨渊神色复杂地追问道。

    “冥海有剑,剑名沉香。”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