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3 摸底

作品:《战国万人敌

    勒石州来,更名淮中。

    石碑很快就埋在了淮水之畔,上了祭品之后,就让突然蹦跶出来的支氏和巫氏去跳大神。

    李县长有一个优势在淮水之畔很大,那就是“无支祁”这个远古大妖的后裔,算他亲戚。

    没办法,谁叫小老婆商小妹的母舅一族,就是支氏和巫氏呢。

    虽说之前跑去东奄捅死了几个支氏老阿舅,可不影响大局,毕竟李县长现在已经不是乡长,而是县长。

    县长,就是大拿!

    一脸懵逼的州来城本地人完全没闹明白,怎么才一个晚上的时间,这老家就换了名字?

    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一个晚上的时间,他们这些本地人……就要搬走了?

    哭爹喊娘的本地人有好几万,但这丝毫不影响李县长把他们“卖”到江北去。尤其是自己儿子都被老妖怪封了雷男,没人种地,那雷个屁啊,连把锤子都攒不出来。

    “首李,淮中本地有黄、隗、楚三氏,再加上云轸甪之云氏,这便是淮中之精华。”

    嬴剑有点犹豫的,治理地方,手中没人这不是闹嘛。到时候楚人反扑,他们一点底蕴都没有,难不成全靠战斗力来撑着?

    除非老板会变身,从猛男变成超级猛男,或者超超级猛男……

    李县长懂嬴剑的言外之意,淡定地说道:“剑啊,天下纷争,土地好不好?好。但是你记住,土地再好,没有人好。手中有人,你今天土地没了丢了,明天打回来就是。可手中没人……楚国大不大?怎么被吴国爆锤的?”

    虎躯一震的嬴剑立刻躬身行礼,他突然想起来同事商无忌曾经对他说过:存地失人,人地皆失;存人失地,人地皆存。

    现在想想,这他娘的分明就是商无忌在他面前装逼,明明是老板的骚话。

    “那……首李如何处置淮中土著?”

    “今日吴晋会盟,成果如何还未可知,但之前何等惊人的暴雨……天地伟力之下,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啊。”想要打探钟离城乃至徐城的消息,几乎不可能,因为整个淮下,现在都是洪水泛滥,根本没办法过去。

    南北东西的交通,都严重受阻,李县长当然可以派船过去,但很容易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大灾之下,原本的可爱小动物也会发狂的。

    兔子吃草,可兔子咬人就不痛了?

    这时候跑去灾区,他不干,也不敢。

    话头转的奇怪,嬴剑没明白李解的意思,不过李解很快道:“待洪水稍退,把俘虏发往江北,此事,你亲自把控。军中谁伸手,斩!”

    “是!”

    接下命令的是商无忌,但是左右亲卫和义胆营大队长们,都是身躯一颤,同时躬身行礼。

    天地伟力固然要敬畏,但老大的疯狂,同样要敬畏。

    “可惜舟船还是少了些,不然,可以走扬子江啊。”

    路有点绕,但这年头的淮水,想要进入长江,还真是路子挺多的,哪怕进入了大别山区,都能从群舒之地绕进长江。

    因为六国、群舒、宗国、桐国、巢国这一片广大地区,纯粹就是山林水泽,广大水域和西南方向的大湖相连。

    整个地区的水域面积,不比云梦泽来得小。

    中原地区对这片广大地域,统称“彭蠡”,而不管吴国楚国,打得最激烈的时候,水军通行这一段长江水面,都要小心小心再小心。

    水面之下的地形之复杂,前所未见。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种复杂的地形,使得淮南英国、六国,如果不走淮水,走内河水系,通过各种泽陂湖泊,也能顺着大别山的走向,直通扬子江。

    李县长这次搞伐蔡武装游行,隐藏其中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摸清江淮地区的地理环境。

    做工程就是这样的,什么情况都得预备着。

    像江阴邑这种分包工地,万一甲方吴国倒闭不给钱了,那不得拿工程器械还有产品啊啥的抵钱啊。

    正常。

    李县长想的呢,也很简单,大吴国际要是破产重组,搞不好像什么楚国集团、宋国节操有限公司,可能就会过来趁火打劫,干出来的缺德事,那肯定比蔡国摸许国的屁股还要狠。

    那为了保障自己的利益,江阴邑虽然是大吴国际下属的乡镇企业,肯定也是要未雨绸缪的。

    先把各地的状况摸清楚,到时候跑路也好,跟人死磕也罢,也不至于跟没头苍蝇一样不是?

    “首李,不若先行招募商队?”

    “噢?剑有什么好点子?”

    “可以招募六国、宗国商人,组织商队,将淮中土著,运往昭关。”

    “昭关?”

    “如今昭关为吴甲把守,以首李身份,昭关百人将岂能阻拦?过了昭关,便是扬子江。首李可先行命人前往棠邑、延陵,想必贾氏、运奄氏,也不会放弃结交首李的机会。”

    嬴剑更是提醒了一下老板,“首李,如今淮下洪灾,国内只怕无法通传徐地。也就是说,公子巳同晋国会盟一事,成果如何,国内并不知晓。此时与其空等,不若先行交结首李……”

    说得难听点,就是原本要拍公子巳的马屁,先押后,然后拍李县长的。

    反正大洪水在前,有心跪舔公子巳,你这实力也不允许啊。

    而且这时候还能组织船队入徐地的,其实也不多,大暴雨上来之后,邗沟的状况肯定也不好。

    因为邗沟是因陋就简的人工河,它主体还是天然水系,这时候的通航情况,不是常年在水上漂的,根本没办法弄清楚。

    巧了,优质水手和船工,如今就在李县长手里攥着……

    吴国国内山头有心发飙,但也不敢,因为这些个船工、水手甚至是纤夫,那都是大王特批的。

    有情绪,找大王去啊。

    “若是下柳在此,那倒是好办了。”

    李解突然有点后悔,这次居然没有带姬巴出来,真是没得玩啊。

    要说前往六国为说客,嬴剑去也不是不可以,但这个情况呢,只适合沙哈还没有灭了舒龙国之前。

    这灭了舒龙国之后,你嬴剑再去访问某个六、巢附近的国家,那是啥意思?是不是又想来玩一波带走?

    很恐怖的好不好。

    “首李放心,六国弱小,可从门客中择选二三人,便可前往六国。”

    当初公子巴回老家装逼,那是搂了不少“人才”的,像嬴剑自己,就是被公子巴淘宝淘来的。

    更多的“人才”,那就直接跟人一起合买,一次买个两三百奴隶,然后再各自对对分,公子巴再从中挑挑拣拣,看谁识字的,就拉回阴乡当高级社畜。

    总之,这年头的“拼多多”,总能有些意外之喜。

    “事不宜迟,你亲自安排此事。”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