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0章 孤胆英雄

作品:《雪狼出击

    林松仰望夜空,一架直升飞机盘旋在半空中,螺旋桨巨大的轰鸣声,将地面上的枪声完全掩盖住了。

    “法克斯,你这个大骗子。”

    林松冲着半空中的直升飞机挥舞着拳头,难以掩饰心中的愤怒。

    法克斯驾驶着直升飞机,故意炫耀的在半空中做出了几个特效动作,好像在嘲笑林松一样。

    不过林松没有时间和法克斯叫板了,那些武装分子呈现扇面形状的攻击阵型,几乎将林松包围在核心。

    继续战斗的话,林松难免一死,逃跑的话也几乎没有逃生的机会,因为身陷重围的林松,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战死,要么投降。

    投降的话,对于林松来说那是不可接受的,开什么玩笑,利剑小队的队长,华国的骄傲,怎么会投降给一群沙漠大盗呢。

    战死的话,对于林松来说,也是很难接受的命题。

    首先利剑小队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呢,其次秦雪还没有让林松临幸过呢,所以无论如何林松都不愿意走到这一步。

    “弟兄们,打死他,法克斯先生出了高价,只要他的狗命。”

    大盗之中一个头戴着围巾,蒙着整张脸的家伙,眼睛躲在了围巾的后面,指挥着那些乌合之众,下达了对林松的必杀令。

    那些大盗,冒着生命危险在沙漠里面玩命,不就是为了钱吗,一听说杀了林松就可以得到一笔丰厚的奖金,立刻就跟打了兴奋剂一样,眼睛都泛着金钱的铜臭味道,嗷嗷叫的朝着林松包围了过去。

    “妈的,只剩下三颗子弹了。”

    真没想到,关键时刻掉了链子,林松的身上只剩下三发子弹。

    原来在林松离开法克斯的时候,那个家伙在林松的身上推搡了几下,原本林松还以为是两个人争执,都不想对方去冒险,可是看到法克斯驾驶着直升飞机离开之后,还有听到对方拿着法克斯的赏金,才明白法克斯有多阴险。

    那个老家伙趁着自己的注意力没有在他的身上,便趁机将林松的子弹全都给扔到了地上,然后又阴险的利用了林松的致命伤,同情心泛滥,造成了目前的困局。

    林松将子弹全都压进了枪膛之中,他知道钱东路和赵虎就在后面,并不是林松怕死,而是他要留着一口气告诉他们,法克斯是一头阴险的狐狸。

    所以林松要坚持,为了能够持续的战斗,林松必须缴获敌人的武器。

    几个武装分子端着***来到了林松躲藏的地点,一共是三个人,典型的三三制作战单位,三个人呈现倒三角的战斗队形,前面两个负责左右交叉掩护,吸引林松的火力,后面的负责消灭敌火力点,也就是林松。

    林松的嘴角微微上翘,轻蔑的眼神似乎告诉敌人,你们这一套在林松眼里太小儿科了。

    ‘咯吱咯吱’

    忽然在三个武装分子后面发出了一阵机械的声音,三个人立刻调转枪口,全部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去了。

    林松趁着这个机会,从隐蔽地点一跃而出,小手枪对着两个家伙的后脑,精准的贯穿了他们的脑壳。

    两道血泉涌出,最后的那个家伙这才意识到上当了,还没有来得及回头,就被冲过来的林松扭断了脖子。

    林松将遥控器丢在了地上,然后从三个死人的身上搜出一些子弹和**。

    “这是你最后的贡献了。”

    林松真不忍心将机械战士废弃在这里,可是他已经被敌人打的千疮百孔,就是想要利用也没有机会了。

    有了弹药的林松,有信心凭借着手里的这点有限的武器,消灭这群武装分子,尽管他们有不下一百人。

    “他在这里。”

    一个武装分子刚刚发出警告,就被林松一枪打爆了脑袋,闷哼一声就栽倒在地。

    虽然他被消灭了,但是却引来了更多的敌人。

    ‘突突突’

    “哒哒哒”

    “不要活的,打死他。”

    嚣张的敌人,几乎投入了全部的重火力,林松身前的黄沙,仿佛是被铁犁犁过了几十遍似得,几乎把地下三尺的黄沙全都翻了出来。

    只要林松伸手随便的一抓,就能从黄沙之中抓出来一大把的子弹头还有**爆炸的碎片。

    所以在这种高强的火力压制下,林松能够做的,就是隐蔽等待时机。

    伴随着敌人重火力鬼魅般的嘶吼声逐渐的平息了下来,十几个敌人端着***冲了上来。

    在敌人看来,此时的林松就是没有被打成马蜂窝,也是重伤不治即将死亡的废人了。

    所以他们并没有保持着小心谨慎的态度,而是大大咧咧的直着身子跑了过来,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检查一下林松死透了没有。

    “很好,再近一点,老子就让你们吃一颗铁甜瓜。”

    林松拔出了**的保险,很精准的投入到了这伙人的最中央位置,可以确保一个不漏的都带走。

    这种**是专门防御用的,因为这群武装分子都是半路出家,并不是十分懂**的分类。

    一般情况下进攻的时候是不应该使用防御性**的,因为防御性的**威力更大,容易误伤了自己人。

    随着一阵死亡的光芒闪过,紧接着就是令人恐怖的爆炸声,一片钢珠做成的弹雨,犹如天女散花般的四射开来。

    十几个敌人几乎成了钢雨的活靶子,无数的小钢珠穿透了他们的肌体,撕碎了身上的衣物,瞬间十几个敌人就被撂倒在林松的眼前。

    “他妈的,那小子还活着,给老子射击,打死他。”

    又是一阵暴风骤雨般的倾泻型射击,无数的弹丸被发泄在林松的身前,作为一名老兵,临战经验丰富,隐蔽自己是特种兵的必修课,所以林松虽然处在饱和的攻击下,但是利用地形的掩护,成功的保护了自己。

    “发射炮弹,炸死他。”

    这次敌人不敢贸然上人去查看林松死了没有,而是选择最保守的方式,要发射迫击炮炮弹直接的把林松炸死。

    “吼”

    似乎是死亡的呼啸声,破空而出,划过夜空直奔林松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