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套路

作品:《快穿之人渣拯救系统

    方泽从屋子里出来的时候,候杰就堵在门口,虽然候杰本身是不愿意这样做作的,但是总不能真的被辞退了吧!

    说实话,这里的工资确实比较高。

    但这不是最重要的理由,而是,被辞退的话他就不能如此近距离的保护了!

    “走吧。”方泽对于候杰出现在这里一点也不意外,只是低声说着。

    候杰脸上不显,心里嗤之以鼻,不就是担心吵到里面的人嘛!

    不过对方表现出来的一般都会很克制,可能是怕吓到某人吧!但其实在他看来,这俩人就是臭味相投。

    不过他不能说出来。

    方泽把候杰带到了一间书房,那里足够正式而且也适合交谈,之前也被损害的最少,所以隐蔽性也更强一点。

    方泽找出来了一支笔和一张白纸,坐在一张书桌前,对着候杰说,“坐。”

    整个书房唯二的椅子就摆在书桌对面,候杰没得选,除非选择不坐。

    候杰还没有没事折磨自己的心思。

    “多谢。”

    拉开椅子坐上去的瞬间,他就知道不好了。

    失去平衡的他一下子摔在了地上,疼得他面色都不正常了。

    坐在对面的方泽双腿交叠扶了扶不存在的镜框,好不走心的说道,“抱歉,我忘记提醒你椅子有点坏了。”

    这绝对是故意的。

    什么椅子有点坏了,合着只能承受住他拉的力量。

    候杰从地上爬起来,也只能说,“没事。”

    “那我们就好好的谈一谈事情吧!”

    方泽瞬间恢复了商业谈判的架势,整个人都气势都有些压人的样子。

    知道少不了一通纠缠的候杰哭笑了一声,话说他真的不擅长谈判啊!

    事实证明,候杰对自己看的很准。

    一阵谈判下来,简直是兵败如山倒。

    候杰所保留的最后权利就是留下来,可以不被辞退,但是方家两兄弟的行动自由,各种权利以及所有的一切都被完好保留,甚至被方泽挖出来了许多候杰一开始并没想透露出来的东西。

    候杰整个过程看到的都是方泽在唰唰地划拉着什么,都是他认不出来的鬼画符,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暴露出了什么,但是那种短短几句间把自己看透的感觉让他更加慌,不自觉的说出了更多。

    最后候杰浑浑噩噩地走出来的时候,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知道自己可以留下来了,这应该算是成功了吧!

    独留在书房的方泽停下了手中的笔,别的看不懂他到底在画什么,其实他也不清楚。

    他纯粹就是瞎话,越是尴尬的情景越这样,反而越有突破口。

    方泽开始整理得到的信息。

    现在总共有四方势力,两个对他和方槿存在敌意,一个暂且是保护状态,还有一个是观望状态。

    这个处于观望状态的人,在候杰口中并没有得到,这是方泽分析出来的。

    正如候杰所说,现在的社会开始往超人社会开始蜕变,肯定会伴随着一些痛苦,那两个敌视他和方槿的是蜕变的阴暗面,候杰一行代表着维护和平一面,观望的是那些没有多大野心,一如既往安分守己的一派。

    他们暂且不会做出具体的表示,他们的实力实际上也是最强的,只是习惯于隐藏。

    比起候杰,他们倒是可以尝试着争取一下这些人的支持。

    方泽转着手中的笔,一大盘的计划正在脑中逐步成型。

    总之,还是得先得到舆论的支持。

    什么时候,舆论都是一股很大的力量,利用好了,一切都会变一副模样。

    那群向往单纯超人社会的人就是被一种舆论蛊惑了,才做出了这种简直可以称之为无脑的行为。

    方泽不屑于说谎,他只是将真相公布出来罢了。

    方泽从书房最西面最靠里的书柜的最下层,挪开了三本厚书,这书看起来厚,但是书其实很窄,书柜里面还留有着很大的空隙,里面是方泽一直想要藏着独自拥有的东西,这是方槿离开的那两年唯一能够支撑他继续活下去的东西。

    方泽把这东西拿出来,无人知道他的手在微微颤抖,他压下了所有的不舍,这是必须要做的。

    想了好久,呆立了好久,他把书放回了原地,然后拿着一个小小的U盘走了出去。

    就最后再看一次吧!

    拿出电脑,打开U盘。

    U盘里只有一个视频文件,方泽把声音调到只有自己可以听到的声音,然后,点开了这视频。

    视频并不是很清晰,而且角度固定,看起来应该是摄像头拍摄出来的。

    视频足足有一个多小时,但是方泽一点都不像加速,也不想错过任何一点。

    一个小时的视频,至少得有半个多小时都是很无聊甚至是无人的,但是他就是一个镜头也不肯放过。

    偶尔看到从镜头边缘飘过的一抹白衣角都可以在嘴角溢出笑意。

    但是前半个小时的平淡过去之后,后半个小时的场景几乎让方泽差点咬坏自己的下唇。

    无论多少次看这个视频,最后留在心里的都是悲伤和酸楚。

    只见方槿偶尔出现在视频里也是佝偻着身形的,脸上都是辛楚,这种情况出现了三次之后,方槿再出现的时候却一个人倒在地上整整十分多分钟,看得出那时候的意识尚村,但是根本无力爬起来,最后勉强坐在地上的时候,胸前那么红简直让方泽差点窒息。

    方槿当时的身体状况,已然如此糟糕。

    虽然不太清楚为什么那时候方槿的身体会变得如此糟糕,但是,方槿抱恙并且身死他相信这是事实,至于方槿回来,他不意外……

    他冥冥之中,已经得到了答案。

    虽然很不想这视频被挂上宣传的虚伪标签,但是现在不得不运作起来了。

    方泽一只手紧紧攥着扶手的一角,力气之大,直接毁了这扶手。

    现在不是发脾气的时候,他比谁都清楚,但是就是……

    就是不甘!

    没错,就是不甘。

    他明明为方槿守了那么久,明明没玩只能依靠这视频活着,明明多少次都想直接离开却只为方槿的愿望留下,可是现在人们反而不念其好,他竟然还得把视为性命的东西拿出来供人置喙。

    这事搁在谁身上都觉得可恶。

    可是必须放手。

    方泽的手还没有放下,绝不能轻易放下……

    “方泽?”

    “嗯?”

    忽然发现方槿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忽然出现在身边了,方泽有些错愕,也有些窘迫——视频该放着呢,正是方槿难受的时候。

    方槿自然看到了,那个时候因为警告系统,自己的身体简直已经千疮百孔,但是没想到竟然还被录下了。

    真是……

    方槿扶了下自己的额头,叹了口气。

    回头看到的就是方泽略带紧张的神情,方槿习惯性的摸了摸方泽的头发,道,“这两年,是不是很难过?”

    方泽瞬间身体紧绷,鼻尖发酸,瞬间之前执念不肯放弃的东西瞬间变得没那么重要了。

    明明人都已经在自己身边了,怎么还这么执念于一个视频呢?

    看着明显想哭不哭的方泽,方槿的心情却甚好,这性格还真是可爱。

    可不是……

    “嘛,要是一直这么可爱就好了。”方槿不禁这样说道,没想到方泽一听立马就眼睛亮亮的。

    方槿觉得如果拟兽的话,你绝对是一只竖起耳朵的大狗,黄色的。

    “如果你想,我就是我。”

    “好啊!”方槿直接答道,却没有想到因为他这一答,是的这块灵魂碎片说什么也不可能和其他碎片融合,不过这是后话。

    比起其他霸道已经成为本质的碎片来讲,这个至少看起来让人觉得舒服。

    简而言之就是会装,但是现在方槿显然还不太清楚。

    曾经的风诀,即使现在成了惟方,还是那么疯。

    方泽将他想出来的方法说了出来,总之就是需要找专业的人把视频发不出去,同样发出去的信息是,当初在研究丧尸病毒的解毒剂的时候方槿的身体已经处于一种极度危险的状态,但是还是坚持以最快速度研究出解毒剂,为的就是救人,救世界。

    听到这个时候方槿的眼睛稍稍眯起,方泽还以为哪里让方槿不满意了,方槿只是忽然想起了甄甜的事情。

    说实话,甄甜的事情一发布出去,使得外面充斥了很对方槿没人性的言论,虽然甄甜被人所知和崇敬,但是方槿受到了很多的质疑。

    方槿不在乎,但是行凶的事情一出,已经不能再忽视了。

    方泽绝不允许。

    方泽想做就做,方槿举双手支持,他来此,对他自己来讲,他在乎的就是方泽的心愿。

    他是来还情的。

    这一次的事情由方泽全权处理,发布机构由方泽挑选,全程参与,同时外界也得到消息,一时间各方媒体都为了过来。

    但是没等他们抢到独家新闻,这个消息已经被公开发部出去了。

    然后都被震惊了。

    视频里最重要最刺激人的片段被人在各种交流软件上发布,几乎没有谁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原来,只是为了救人才这么拼命急忙的研究出解毒剂,原来这些年里一直都在被秘密治疗,知道最近才不知什么原因好了,原来方泽竟然决定好要和方槿一起死又担心方泽先离去,这才急忙把解毒剂推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