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那夜春色

作品:《闲妻

    PS:

    推荐一本书:《锦衣门第》(书号2959354)作者:白容华

    顾绮年本是典型的古代闺秀,自小学习诗书礼仪、针凿女红,深谙女则女训之礼规。

    但突然有一天,顾氏夫妇成了未来时空的穿越者。

    于是,被父母视为古董女儿的她面临着严峻的被改造风险。

    而当她发现枕边丈夫是个重生者时,人生终于彻底颠覆……

    姚子卿有些不安。

    他坐在檀木椅子上,怔怔地盯着桌面上的青瓷杯发呆,似乎上面的纹路透着岁月的沧桑,几世的沉淀,让他有所感悟。屋中挂着他一向不喜的艳红色绸缎,到处都是,随便抬眼就能够看到。

    就连他身上,都穿着艳红色的喜袍。

    他的脸上,也有着可疑的红晕。

    “我说你要傻坐到什么时候?”一声清冷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路,让他豁然抬头,看着他心爱的女人,穿着同样喜庆的衣服。

    司徒晴曦一直是素雅的,一身深色的衣服,她穿如此艳丽的衣服十分罕见。本以为她清冷的模样,穿上这等衣衫会显得格格不入,没成想,她此时却艳丽无双。

    他知道,她是为了她而穿。

    “我……”姚子卿终于开口,却是一句话都没说全。

    司徒晴曦没再顾及他,站起身来,自顾自地将凤冠取了下来,随后说道:“我去净室了,这一脸浓妆让我十分不舒服。”

    “哦……”

    沉默了片刻,屋中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他一连喝了三杯酒,终于觉得喉咙里面似火烧,这才满屋子找水喝。发现竟然没有。

    这让他苦闷不已,站起身,又坐下。停留了片刻,终于起身走向净室。

    推开门。听到了水声,他的脚步略显迟疑。

    “再不进来我就要以为是刺客,随后出杀招了。”司徒晴曦的声音传了出来,使得姚子卿终于走了进去。将门关上。

    站在垂幔边,看着里面朦胧的身影,他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

    “今日……你就是我的女人了。”

    里面的女子听了后一怔,突兀地回头。见他不愿意进来,伸手拽来了一件衣服披上,便掀开垂幔来看他。

    姚子卿受了一惊!

    司徒晴曦此时湿发披散在肩头。映衬着她倾国倾城的面容。她的身上只披了一件中衣罢了。微微敞开的衣领,可以让他清楚看到她白皙且封面的胸脯。因为她并未擦干净身上的水,衣服贴在她的身上,十分了然地显现了她的身段。

    好美……

    司徒晴曦伸手摸了摸他的面颊,问道:“你喝屋中的酒了?”

    姚子卿觉得痒,缩了缩脖子,随后点头。眼睛直直地看着她。

    “三杯。”

    司徒晴曦点头,随后忍不住轻哼。

    这酒是她不靠谱的哥哥君子眠送的,其中成分可想而知。

    屋中的熏香是姚子卿不靠谱的妹妹姚芷烟送的,其中参合了什么,依旧显然。

    这呆子喝了酒,闻了熏香,此时怕是已经脑袋迷糊了。

    就在她思考的期间,身体突兀地被揽入了一个宽厚的怀中,一只粗糙的大手轻轻抚着她的腰肢,而这个比她高出半头多的男子,正在亲昵地用脸蹭着她的面颊。

    “晴曦……”他嘟囔了一声,“我好高兴。”

    司徒晴曦气归气,到底还是伸手环住了他,轻轻亲吻他的面颊,随后嘱咐:“你一身酒气,先去洗一洗。”

    他乖顺地点头,随后又颇为留恋地亲吻她润泽的双唇,几番辗转反侧,几次下定决心,他才松开她,独自宽衣解带。

    她伸手帮他解衣服,却被他几次揩油,清冷如她,也被弄得面红耳赤。

    并未如何系好的衣服用手指一拨就可以撩开,他轻易就可以看清她的身子。从未见过这番光景,他甚至移不开目光。女子的身材曲线柔和,让他惊异。

    司徒晴曦被盯得不好意思,骂了句“色胚”就将他踢入浴池之中,随后又披了一件衣服回屋。

    进入屋中,她首先撤掉了熏香,随后将酒全部倒掉,做好了这一切,她回过身,就看到自家相公傻乎乎地站在门口,直愣愣地看着她。

    怪吓人的……

    “你傻站着作甚?”

    “我刚刚是不是惹你生气了?”

    还算他没完全糊涂。

    司徒晴曦扬了扬眉,随后笑道:“那你自己想想看呢?”

    姚子卿这才动身,伸手将她拽入怀里,十分诚恳地说:“我早早就下定决心,只要我娶了你,定然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

    “嗯,我相信你。”

    姚子卿一喜,随后狠狠地亲了她额头一下,见她依旧笑着,他才低头再次去吻她的唇。

    她伸手环住了他的脖子,配合着他的动作。

    将怀里的女子移到床上,身体的躁动再也忍受不住,他开始大肆入侵。

    毕竟是练武之人,身上带着野蛮的气息,一般的手段,也要比常人来得野蛮。

    他又是初出茅庐,什么都不懂,何为温柔,何为技巧,他全然不知。

    所有的一切,都是靠直觉,靠身体的反应,他想用自己的手去了解自己怀中的人,她的身体,她的一切。

    他想用拥抱将怀里的人囚禁,在他的身边,永世相依。

    她没有太多的娇柔,被他弄疼之后,只是微微皱眉,难耐之时,她也会轻哼出声。

    不懂什么呢喃,不懂什么温存。

    两个懵懵懂懂的人,交缠在一处,互相依偎,互相掠夺。

    不知过了多久,又或者是翻云覆雨了多久。

    他依旧兴奋至极,一次一次地侵占。而她,终究是被他折腾得有些疲惫,难掩困倦。

    在成亲之前,那些爱管闲事的生怕姚子卿这呆子不成事,弄来了这么些个杂七杂八的东西,这回好,可是折腾死她了。

    次日一早,侍女进屋,就看到了手足无措的姚子卿,以及微微有些怒气的司徒晴曦。

    姚子卿似乎是想要示好,去帮司徒晴曦整理头发,没成想却拉扯了她的发丝,疼得她皱眉。

    “娘子,我日后……定然收敛。成吗?”姚子卿问得小心翼翼,司徒晴曦却是一声冷哼。

    她看着铜镜之中自己一脖子的痕迹,恨不得将身后的人一刀劈成两半,这让她如何面对之后的事宜?

    难为她夏日戴了一绸缎的围巾,又染了妆,一切准备妥当,二人才相伴出屋。

    姚子卿从始至终,都好像一个做错事了的孩子,委屈地跟在司徒晴曦的身后。

    罢了罢了,都已经嫁了,她还能怎样,这个呆子,以前不就是这个样吗?

    【全书完】